21家非上市银行2019年业绩扫描:分化加剧 近四成净利负增长

时间:2020-03-10 14:01:45

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吴限

随着同业存单发行计划的披露,非上市银行2019年经营业绩情况逐渐揭晓。3月9日,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2月以来已有至少21家银行在中国货币网披露了部分2019年经营指标。综合来看,各家非上市银行盈利能力分化明显,8家银行出现净利润负增长甚至个别银行减半。分析人士指出,随着利率市场化推进、利差空间收窄,中小银行的业绩分化会进一步显现。

8家银行净利负增长

非上市银行交出的答卷喜忧参半。据不完全统计,已有至少21家银行在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公布了2019年财务数据,这21家银行实现净利润共计136.97亿元。从增长势头来看,12家银行去年净利润实现了同比正增长,1家银行与上年持平,8家银行出现负增长。

在12家净利润正增长的银行中,5家银行实现两位数增幅,包括浙江丽水莲都农商行、河南宝丰农商行、焦作中旅银行、天津金城银行和浙江青田农商行,分别较2018年增长44.66%、27.87%、20.8%、15.79%和15.38%。昆仑银行紧随其后,为9.59%;广东清远农商行增速8.16%;其他5家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徘徊在1%-6%区间内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8家银行净利润出现负增长,包括华商银行、达州银行、廊坊银行、江苏太仓农商行、大连农商行、贵州独山农商行、贵州瓮安农商行和贵州福泉农商行。其中,贵州瓮安农商行的净利润降幅最大,该行2019年实现净利润3010.49万元,相较2018年的7161.28万元减少58%;贵州福泉农商行去年净利润减半,由2018年的0.26亿元缩水50%至0.13亿元。另外,大连农商行、贵州独山农商行、达州银行的净利润降幅也在10%以上,分别下滑37.1%、24.24%、12.12%。

资产质量是影响银行利润一大因素。在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,中小银行净利润分化与各家银行不良贷款规模不同有一定的关系。对于不良率高的中小银行,其经营压力就比较大。在化解不良率的同时,银行需要加大拨备计提、加强核销处置力度,都会对当期利润造成影响,从而使得净利润增幅放缓。

邮储银行高级经济师卜振兴分析称,银行净利润出现负增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一方面,前期业务较为激进的中小银行,受资管新规政策冲击影响较大,尤其是非标业务占比较高的银行,利润下降明显;另一方面,发展中没有找好定位的中小银行也面临着巨大经营压力。随着利率市场化的继续推进,银行的利差空间会进一步压缩,业绩分化情况不可避免。

不良贷款化解成效凸显

虽然净利润分化明显,但是资产质量呈现出稳中有降的迹象。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,在上述21家披露了2019年末不良率的非上市银行中,15家银行不良率较上年末出现下降,占比超七成;6家银行不良率有所上升,升幅在0.15至0.55个百分点内。

21家银行中,广东清远农商行2019年末的不良率最低,仅为0.93%;浙江丽水莲都农商行的不良率也在1%以下的水平,为0.94%;大连农商行的不良率水平最高,达到4.96%;贵州瓮安农商行的不良率也超过4%。

在不良率下降的15家银行中,大连农商行的降幅最大,截至2019年末,该行不良率为4.96%,较2018年末下降3.77个百分点;其次为达州银行,不良率下降1.53个百分点至1.96%。另外,河北银行、浙江青田农商行、贵州瓮安农商行的不良率降幅在0.4-0.7个百分点内。

对于不良率的大幅下降,大连农商行在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解释称,该行2019年狠抓不良贷款清收压降,通过现金清收、以物抵债、挂牌转让、贷款核销、打包转让等多手段处置化解不良贷款,实现不良贷款“双降”。

多家未上市银行资产质量好转迹象与行业整体情况保持一致。银保监会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.86%,与上季末持平。分类别来看,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资产质量也出现好转,其中城商行不良率为2.32%,比上季末下降0.16个百分点;农商行不良率为3.9%,较上季末下降0.1个百分点。

卜振兴指出,在前期强监管态势下,银行不良资产风险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暴露。在当前宏观经济下行情况下,银行提高了不良核销比例,使得不良率趋于下降。银行不良率水平与经济增长和监管政策密切相关,未来不良率走势主要还是看企业盈利能力是否能够得到改善。

化解不良压力不减

尽管非上市银行的资产质量整体向好,但是多家银行的不良率仍处于高位,保持资产质量稳定仍面临着挑战。

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,贵州独山农商行、贵州福泉农商行和长城华西银行在2019年不良率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,但是仍逼近4%;贵州瓮安农商行2019年末的不良率超过4%,达到4.34%。对于这些银行而言,加大不良贷款清收、加强坏账核销仍是未来工作的重点。

大连农商行表示,该行信贷投放主要涉及辖内涉农企业及小微企业,客户整体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,同时,受地区经济持续下行影响,地区性大额风险事件频发等影响,该行资产质量依然面临较大压力。未来将继续运用多种手段和途径清收压降不良贷款。

分析人士指出,只靠多途径化解不良“治标不治本”,中小银行更应注重经营理念的转变,改变从前单纯追求规模的策略,提升自身治理水平,实行差异化竞争。卜振兴建议,中小银行应按照政策导向和市场变化及时调整经营策略,坚持差异化发展策略,因地制宜,专注本地中小微企业贷款,做出特色。同时,不要盲目铺摊子,要集中自身资源,投资优势领域。

(编辑:黎安)